sakurasy_1128

不要轻易地说不喜欢

直到世界尽头 周有

陈佳森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有学弟一见面就递烟过来问她还抽吗。她看了看自己的指甲也不黄,年初明明刚洗了牙,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吧,雷逸总是会在旁边感叹一句“社会社会”,陈佳森也觉得自己可真社会。

但是KTV实在是太吵了,篮球队今年单身青年格外多,叫了啦啦队的姑娘们一起喝庆功酒,老学姐也不能抱怨什么。

递出来的烟也就只停了两秒,对面也没有多认真。而陈佳森第一次在“谢谢啊”前面略掉了“不抽不抽”,伸手接了过来。正要往回抽的手愣了一下,周有怀疑他今天可能拿错剧本了,自己难道要变成男主了?哦,可别鸡儿傻逼了。

俗套剧情不可避免,这个出来透气的碰到了那个出来透气的。俩人夹着烟一前一后蹲马路牙子上,颓丧香菇本菇×2。

“为什么抽烟啊”
“为什么给我递烟啊”
“……贤哥说你混社会的”
“……是你傻逼还是他傻逼”
“那给你火”
“不要”
“…”
“我爸说抽烟就打断我的腿”

周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蹲麻的腿,果然是拿错剧本了。

直到世界尽头 小记
马刺被勇士4-0送蛋之后,冯默突然联系了陈佳森,自从上次再见之后太久没联系啦,冯默上来就要微信号,陈佳森不露声色地想打探对面是不是被盗号了。
冯默严肃了一些:“快给我”
不到2秒收到一条好友申请,还真是冯默。
“我来安慰安慰你”
“安慰我啥呀?”
“马刺明年再来!不要难过!小卡巨星!…”
“……”
“支持骑士吧!”
“滚-_-#”
但是陈佳森还是很开心,马刺明年加油呀。

一个人也要好好的去看房子/一个人也要倔强地去吃M记轻松熊套餐/一个人欣赏万达夜景/一个人走回小区发现今天真黑公用电断了一下子这么安静很想就在黑暗里一直一直一直坐着什么也不干在黑暗里发呆这样的机会十分珍贵十分享受/一个人拿回来了五月的环球人物看小○翻到最后一页费德勒的广告满足/今天 两个人包粽子 幸福 一个人也要好好活

就让我晕倒在王佳伟的腹肌里_(ゝ「ェ:)ノ

直到世界尽头 终

陈佳森刚刚挂了可能是她和冯默最后的一通电话,电话打晚了一步,没能送一送冯默和他唱歌有点好听的同学,冯默这时候已经在车上了。

心里多少都会有些遗憾吧?陈佳森决定返校再给篮球队加一次油当一次小记者的时候不知道冯默也会回来

让我对你说情话吧

vsco拯救世界 我还是有拍好男朋友的潜质的(骄傲的盖章)

累散架的六一儿童节 距离用镜头赚钱又近了一步

直到世界尽头 三 给你们起了两个好听的玛丽苏名字~

2015年6月2日
『嘶…』喝完庆功联谊的酒回到宿舍都11点多了,小队长下午在球场上被对方不小心肘击到眉骨的伤一点没好反而疼的更加厉害了,都是酒精惹的祸。

『过来给你换个创可贴我要回去睡觉了。』冯默今天确实累,晚上喝的又有点多现在飘得很,撕开创可贴的手都不稳,好在仗着1米94和1米74的「最萌身高差」不用再费力搬个凳子来让肖禹深坐下。

『哎哎…疼!』疆内人民的种族优势吧,小队长即使被创可贴遮住一半的眉毛皱起来都格外挺。

『😃呵呵,让你下午回来的时候不好好消下毒就跑去喝酒,赶着去干什么啊连个创可贴也不换,今天晚上有哪个小姑娘你看好的?啊?还是着急去见你哪个炮友?嗯?我都累得要死了昨天晚上我可练了200个篮诶胳膊都抬不起来了你就知道在旁边坐着偷懒… 』冯默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要对他说这么多话连个标点符号也不停顿,明明扔个创可贴给他就可以转头回宿舍,不过反省了一下自己刚才手劲确实有点大。

创可贴早就和血肉粘稠着纠结在一起了哪是那么容易能换掉的,有些血渗出到外面来一糊黑色,倒是和肖禹深的眸子连在一起了,光是这样看着都知道挨那一下有多疼了,还在球场的时候流下来的血很稠,像是夹带着一些说不明的东西,想到这里冯默手上的动作不自禁的慢下来……「难不成这货是外星人👽?」

知道硬扯肯定是不行了,冯默倒是自觉的从抽屉里找了酒精棉签,一点一点的把烂掉的创可贴分离开,小队长索性闭上了眼。冯默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但是一直在心里骂着「该死,这小子眼睫毛为什么这么长,女孩子都是掉到这副深眼窝里了😒」。

『 This is ten percent luck

Twenty percent skill

Fifteen percent concentrated power of will

Five percent pleasure

Fifty percent pain

And a hundred percent reason to remember the name……』

肖禹深摸出手机按了播放键。

『喂…怎么老听听这首歌啊…』
『因为我不甘心。』
『那下次让你在上面~乖哈~』
『滚吧😃』
『…以后每一场比赛,我都陪你赢。赢不下来咱们就去喝酒~你看我为了陪着你进校二队,200个篮都投了…』

小队长闭着眼睛没说话,没过一会就感觉到眉毛上的赘物被拿走了,清凉了许多。紧接着一双大手的触感滑了过去,这才把眼睁开。

『刷了点酒精,今天晚上先晾晾吧,明天早上醒了再看看。哎这双迷倒万千少女的眼可千万别有什么闪失哟~咱们全队的加油呐喊可都靠你啦!小坏蛋~』冯默摸着小队长的眉骨打着哈哈,心里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

肖禹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冯默刚要转身出门,扔了条毛巾过去,正好命中靶头。

『我一个人,陪我睡会。』
『天啊…马超他们实习什么时候回来啊!』
『反正明天又没比赛了,要不然你去找院长问问?』
『是你求我留下的啊,到时候可别哭。』

(。•ˇ‸ˇ•。) (。•ˇ‸ˇ•。) (。•ˇ‸ˇ•。) (。•ˇ‸ˇ•。)

冯默自己完全不想提为什么好好的一个周末自己又要起这么早回寝室,想起来昨天晚上简直就想打人了,穿好鞋子刚站起来就听到上方传来肖禹深的声音。

『嗳,你再不减肥下次只能打地铺了。』
『…』
『不是你昨天自己说的吗,下次让我在上面。』
『…』
『要不然我床塌了就只能睡马超那儿了~』
『嘭!』除了肖禹深充满元气的自言自语终于有了点别的声音,说了几句话正好口渴抓住了冯默砸上来的半瓶润田。
『日了狗了我!这才是真的你噢!我昨天晚上怎么就被你给骗了!妈个鸡你昨天晚上被女鬼附身了吗就知道跟我这儿装可怜!今天晚上铺好地铺等着老子来!』话刚说完宿舍门好像更生气似的发出了比刚才说话声音还大的声响被摔上了。

终于是一个安静的早晨啦。
小队长躺在上铺看着声音消失的地方摸了摸眉骨上的结痂,还挺帅的嘛。
是啊,这才是真正的肖禹深,他又回来了😃

☆每次看都要用心再涂涂改改 很想你们啊😔 想再看你俩赢一场比赛 想和你俩再喝一场酒